<rt id="meego"><meter id="meego"></meter></rt>
<b id="meego"><noscript id="meego"></noscript></b>
<rp id="meego"><nav id="meego"></nav></rp>

      <tt id="meego"></tt>
      <source id="meego"></source>
    1.  讀書369 >> 詩詞散文 >> 散  文 >> 劉亮程散文集>>正文
      偷苞谷的賊
        我跑去時天已經開始黑了,還刮著一股風。破墻圈上站著許多人,都是大人。我在村里聽見這邊噢噢亂叫,就跑來了。路上聽人說抓住一個偷苞谷的賊,把腿打斷了,蜷在破牛圈墻圈里。我跑到時喊叫聲突然停住,墻圈上站著的那些人,像一些影子貼在灰暗的空氣里。

        偷苞谷的賊縮在一個墻角,一只腿半曲著,頭耷拉在膝蓋上,另一只腿平放在地,像在不住地抖。他的雙手緊抱著頭,我看不清他的臉,只感到他很壯實。

        我找了個豁口,想爬到墻上去,爬了兩下,沒上去。這時天很快全黑了,墻圈上的人一個一個往下跳。我至今記得他們跳墻的動作,身子往下一躬,一縱,直直地落了下來。

        他們跳下來后,拍打著身上的土,一聲不響從一個大豁口往外走。我看見墻上沒人了,也趕緊跟著往外走。

        "劉二,你把這個豁口守著,別讓偷苞谷賊跑了。"喊我的人是杜鎖娃的父親。我常和他家鎖娃一起玩。他們家住在沙溝沿上,和胡木家挨著。我還在他家吃過一次飯。我一直記著他對我說話的口氣,不像對一個孩子,像是給一個大人安排一件事。我愣在那里。

        見我站著不動,他三兩步走過來,兩只大手夾住我的腰,像拿一件小東西,很輕松地把我夾起來,放到那個豁口中間。

        "這樣,手伸開擋住,不能把賊放跑了。"他把我的胳膊拉直,像個十字架一樣立在那里。他好像看出我的胳膊伸得一高一低,又輕輕把一只胳膊往上托了一下。然后我聽見他們離開的腳步聲越走越遠,消失在村子里。

        一連幾天,我躲在家里不敢出門。大人們下地后,我一個人呆在院子,臉貼在院門縫往外望。一有人走近便趕忙藏起來,像個賊一樣不敢出聲。

        他們肯定要來找我的麻煩,我想。我也沒敢把這件事告訴家里人。

        我把偷苞谷的賊放跑了。

        我以為他們回去吃飯了,很快就會回來。我很聽話地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偷苞谷的賊像一塊黑乎乎的東西堆在墻角,只能模糊地辨認出一點輪廓。我不眨眼地盯著他。剛才那股風似乎刮大了一些,風把墻上的土吹下來,直迷眼睛。我正好站在一個風口上,身體不住地擺動著,衣服刮得直抖,卻聽不到一點聲音。

        不知這樣站了多久,月亮出來了,黃黃的一個臉,探出墻頭。我嚇了一跳,以為是一個人。

        偷苞谷的賊動了一下,月光正好照清楚他的半邊身體。我至今記得他那件緊裹在身上的上衣,袖口短半截子,肩膀處撕爛了一片,月光落在上面,像灑了一層土。

        他先放下一只手,摸了摸那條平躺在地的斷腿,接著用另一只手扶著墻,很吃力地站起來。

        我始終沒看清他的臉,他低垂著頭,像在看著他那條拖拉在地上的斷腿,又像在看地上的什么東西。在我多少次的回想中他是個沒頭的人,我想不出他那顆頭的形狀,他的臉深埋著,頭發溶在夜色中,肩膀之上是一片黑黑的夜空。

        他站穩后也沒抬頭看一眼,便徑直朝豁口處走過來,走得很慢,卻很堅定。隨著身體一傾一斜,那條好腿一下一下地搗著地。我像被釘在那里,伸開的胳膊一只也放不下來,也無法轉動身體。我恐懼萬分地看著偷苞谷的賊一瘸一拐走過來,想喊叫,卻叫不出聲。眼看就走到跟前了,我突然像從什么力量中擺脫出來,一轉身,拔腿飛跑起來。跑了一陣才意識到,兩只胳膊還直伸著忘了放下來。

        我發現自己跑進一條幽暗的巷子里,兩旁是一幢一幢的黑房子,一點燈光沒有。我認出這不是我們家住的那條巷子。我剛才一著急把方向跑反了,我回過頭想往另一個巷子跑,突然看見偷苞谷的賊已經追上來,離我很近了。他依舊埋著頭,身子一傾一斜的樣子更加嚇人。

        "偷苞谷的賊跑了。""偷苞谷的賊跑了。"……

        我嚇了一大跳,不敢相信是我喊出的聲音。我邊跑邊喊。那個夜晚人們睡得特別早也特別死,我喊了那么多遍,嗓子都啞了,沒喊醒一個人。連一條狗都沒叫醒。

        偷苞谷的賊似乎加快了步子,我聽見他一只腳搗地的聲音越來越急,也越來越有力。我跑幾步便回頭看一眼,每次都覺得他更近了。

        至今我清楚地記得那個夜晚我倉皇跑過的那些人家的房子:陳元家的房子、張天家的房子、胡學義家的房子……白天我多少次經過這些房子,門口蹲著人,墻根臥著狗和牲畜。我無所事事地走著,邊玩邊走,不時伸手折一根路邊的柳樹條,抬腳踢一下路上的土塊和驢糞蛋。我認識每一戶人家的大人和孩子,熟悉每個院子的每一間房子。他們也都知道我是劉家老二。有時我被陳元家方頭喊住,在他家院子里玩一上午。有時在胡學義家墻根蹲一下午,和胡小梅玩抓石子。胡小梅的手指細長細長,她能一手背接住七個石子。我玩不過她,卻喜歡跟她玩。她家黑狗也認識我,見了我便親熱地跑過來,讓我摸它的脊背和脖子。夜里這些人家全不一樣了。我似乎錯跑到另一個村莊,所有的門緊閉,窗戶黑洞洞的。奔跑中我還急促地敲了丁樹和李一棵家的門,一點回應沒有。眼看我要跑出村子了,剩下最后一戶人家的房子。我已經看見村邊那片黑森森的苞谷地,一條小路從中間穿過去。過了苞谷地再過一個沙溝,就是閘板口村了。偷苞谷的賊好像是閘板口村的。

        我又急又害怕,再跑下去,我就被偷苞谷的賊追趕著跑進苞谷地,跑過那個沙溝,一直跑到閘板口村了。

        就在這時月亮鉆進云里去了,身后的腳步聲也像暗了下去。我一扭身,躲到路旁一垛柴禾后面。

        這垛柴禾全是紅柳,枝條不規則地亂扎著。我不小心碰到一根,弄出一陣干炸炸的響聲,我想偷苞谷的賊一定聽見了。

        我貓著腰,屏住氣等了好幾分鐘,才看見偷苞谷的賊從柴垛旁過去。他過去的時候,好像扭頭看了我一眼。我看不清他的臉,只感到一股目光落到身上,像澆了盆涼水一樣,渾身的汗毛全豎了起來。我想他會轉到柴垛后面找我,卻沒有。他幾乎沒停頓,一瘸一拐地走了過去,鉆進那片苞谷地里不見了。

        我直起身,村子里突然一片亮光。好多人家的窗戶都亮了。到處是開門聲、說話聲。

        "出啥事了。剛才誰在喊。""好像是個孩子。"我聽見許多人走到路上,相互詢問,突然又害怕起來,不敢過去跟他們說話。我蹲在柴垛后面,一直等他們回到屋子,燈一家一家滅盡。

        很多天過去了,沒有一個人來找我。我在家里躲得沒趣,想出去找個人把這件事說清楚。村子里不停地刮著風,人都像被風吹亂的影子,這兒那兒,破破碎碎的。不知怎么了,那年秋天,我記住的人都薄薄的像一張紙,風一刮就動起來。

        我在村里轉悠了半天,也沒人理我。人們都忙著什么事,往東走的、朝西去的、照北跑的、碰到一起、又分開,越離越遠,回來又出去,沒有一點秩序,看不出他們要干什么。像一場沒做好的夢,亂亂的。

        一天早晨,我看見杜鎖娃的父親牽著一頭牛正準備下地。我故意繞到他前面,站在路旁等他走過來。我想他肯定會問我。是他安排我看偷苞谷的賊的。

        杜鎖娃的父親一手扛锨,一手拉著牛韁繩,走到跟前時漫不經心地看了我一眼。我低著頭,等他問那件事,他已經牽著牛走過去,像從沒發生過什么似的。

        我見他過去了,緊走兩步追上去。

        "那個賊跑掉了。"我說。

        他扭過頭看著我。

        "偷苞谷的賊。"我又大聲說一句。

        他瞪了我一眼,轉身吆喝了一聲牛。接著我聽他嘟囔說:"苞谷早收掉了。哪還有苞谷。"我一下愣在那里。

        許多年,或許許多事情都沒有發生,但被我經歷了。我很小的時候,人們都背著我干了些什么。從我八歲到三十五歲二十七年里,被你們打斷腿的一個人,一直在夢中追我,我跑不過他。一個夢中我逃脫了,遠遠地甩掉了他。另一個夢中他又追了上來。他的一條腿拖在地上,另一條腿一下一下地搗著地。隨著我一年年長大,我想我再不會怕他了。下次夢中遇到他我一定不會逃跑,我會雙手叉腰站著等他走到跟前,我要看看他到底是誰,他的腿又不是我打斷的,我為啥要嚇得逃跑呢。可是,我一直都沒長到那個斷腿男人那樣壯實。在一場一場的夢中,我依舊被他追著跑。一開始是在村里那些幽黑的巷子里奔跑,除了身后一瘸一拐的斷腿人,再碰不見一個人,也沒一點燈光。我在恐懼和絕望中跑過一幢幢熟悉的黑房子。

        后來就到了荒野上,我漫無邊際地奔逃,斷腿人像一截搖晃的木頭在身后緊追不舍。

        再后來,夢境移到了一個小鎮空蕩蕩的街道上。我從街道一頭往另一頭跑。我不熟悉兩旁的高房子,不敢躲進去,只是拼命奔跑。

        在多少次的奔跑中我想找到那垛柴禾,躲到它后面去。我試著躲在一堵破墻后面,鉆進一間沒人的空房子,都被斷腿人找見了。他不抬頭,卻總能看見我跑到了哪里。在我的下意識中只有那垛柴禾能救我,卻一直再沒找到。

        那垛柴禾是胡望家的。我那時還不明白胡望為啥要把一車柴禾卸在路邊。他家的房子離路有一百多米遠。除非不想要的東西,才敢放在路邊。這個村里有些愛占便宜的大人,我就碰到好幾個。他們走到柴垛邊身不由己地停住,上上下下瞅半天。

        "嗯,這根能做鞭桿呢。""這是根好叉刺。"說著順手拽了去。其實,他們哪家的院子都有成垛的紅柳,哪根都能當鞭桿做叉刺。他們只是想占點小便宜。村里的男人們大都有不空手回家的習慣。出去放羊也好、鋤草也罷,回來時總要捎帶些東西。一捆草、半截樹根,還是幾個紅柳條,家產就是這樣一點點積累起來的。

        別小看一根紅柳條,做飯時往爐灶里多塞一根,鍋里的湯面就會立馬"咕嘟"起來。愛占小便宜的人總能及時享受到小便宜的好處,同樣一碗湯面,端在手里,一想到其中幾個面條是白用別人家的柴禾煮熟的,味道就會立馬變得美滋滋,少放鹽也覺不出。

        胡望也是極小心小氣的人,他為啥把柴堆在路邊讓人隨便亂拿白占便宜呢。十幾年后我二十多歲快離開村子時才明白過來,胡望是多么有遠見和心計的人啊。多少年前我還啥事不懂的時候,他便已經謀劃著占這塊靠路邊的好地。盡管那時他根本沒能力打個圍墻把它圈起來。但他把一車柴禾卸在了這里。事實也證實了這堆柴禾的用處。后來張天家大兒子娶媳婦,想在路邊這塊地上蓋房子,就被胡望擋住了。

        他早年卸在路邊剩下半垛已經發灰的柴禾,使這塊地永遠成了他的。

        只是胡望占著這塊地,到老也沒在上面起半堵墻。他的兩個兒子,沒長大便東一個西一個跑掉了。說是做買賣去了,卻從沒給家里寄回一分錢。胡望守著這塊地,一年年地巴望哪個兒子掙筆錢回來,蓋一院新房子。胡望沒望來這一天。他在我離開村子的前一年死掉了。

        那堆剩下一半的紅柳柴,在胡望去世前那年冬天的一個晚上,被一個趕車的過路人點著烤火了。火燒得很旺,把半個村子都映紅了。村里許多人爬在窗臺上看見了這堆火。胡望沒有看見,他的房子離柴堆太遠。

        第二天早晨他起來掃雪,看見垛柴的地方剩下一片黑灰。

        不知胡望再想過其他計謀沒有。那堆灰卻再不會為他證明什么。雪一消,風一吹,就什么都沒有了。燒掉成灰的東西人可以不認帳,不理識。只是它還應該在我的夢里,我的夢里又沒著火。再說,夢才不管那些東西是否還在村里,那些人是否還在人世。

        那垛柴禾早在它還沒被燒掉、甚至沒被太陽曬得發灰那時起,就從我的夢中消失了。那時我像一堵墻的影子一樣正一點點地長大。許許多多的夢糾纏在一起,不光這一個。每天每夜,都發生一些事,我記不清楚。有些當時就忘了,有些情景許久以后又完整清晰地現示出來。

        但在相同的夢境中我依舊在那個巷子里奔逃,兩旁依舊是黑黑的房子,身后偷苞谷的賊一瘸一拐的樣子還是那樣嚇人,只有那垛柴禾不見了,路空蕩蕩地對著苞谷地。

        這樣的夢一直延續到我進入烏魯木齊,以后再沒夢見那個偷苞谷的賊。

        我相信自己已經擺脫他了。一方面,我遠離了那片地域。他瘸著腿,一定跑不到這么遠的城市。即使跑來了,也難以找到我。另一方面,我覺得自己真正長大了。盡管依舊沒長到那個斷腿男人那樣壯實,卻長到了跟他一樣大的年紀,而且一年年地超過了他(在我的夢里他一直都是那個年齡,四十多歲,或者五十歲的樣子)。

        隨著年歲日長,我越來越分不清曾經的哪些生活情景是現實,哪些是夢。它們糅在了一起。我也不再去仔細分辨。

        夢是個人的現實。

        那些夢別人可以不當真,我卻不能回避。它發生在我心中,確實已經發生了。我不能說那全是假的。

        當我遠離那些日子,再無法回去,那里的一切都成了實實在在不能添改的經歷。

        多少年后的一個下午,我正在街上行走,我的一條腿突然疼痛起來。它好像一下子不是我的腿,我的身體不認它了,狠勁往外推、撕扯,要把它扔掉。我不知道身體中發生了什么。但我知道它遲早要出點事。我跑了那么多路,走了那么多地方,也早該把腿跑壞一條了。只是我不知道腿壞了會是這種滋味,它牽動了全身,我有點站不穩,轉頭望望,街上的人一個也不認識。多少年來我天天見的一街人,卻一個也不認識。

        我扶著電線桿站了一會兒,渾身冒汗。這條腿已經疼得不能著地,想找個人幫我一把,又不知去找誰,我認識的那些人,他們遠在黃沙梁。我只好拖著一條腿,一瘸一拐往回走。走在我前面的是一個大人和一個小孩,他們剛從我身邊超過去。那孩子七八歲的樣子,每走幾步便回頭看我一眼,他似乎想幫幫我,又不敢停下來,好像有點害怕我,我緊走幾步,他也加快步子。我慢下來,他也慢下來,不住地回頭看著我。我覺得奇怪,走著走著,我一低頭,突然看見自己--許多年前,那個偷苞谷的就是這副樣子在追我。

        我下意識地回頭望了望,什么都沒望見。街上的人黑壓壓的晃動著,像一片風中的苞谷地。

        我緊走幾步,突然又一陣劇痛,我感到一個人的粗壯身體正穿過我,像從我身上踩了過去。

        他最終還是追上了我。 
      返回目錄
      知识管理系统 www.aganinsuranceagency.com:抚远县| www.hao-jiazheng.com:清镇市| www.frenchjacuzzi.com:城步| www.netcnz.com:蒙阴县| www.youetme.com:武定县| www.xnxqw.cn:都江堰市| www.mu997.com:固镇县| www.lishanan.com:长葛市| www.xuenaruipet.com:蓬安县| www.flickneroptometry.com:宁强县| www.e-andac.com:白水县| www.sxzyfsh.com:洱源县| www.weatherkingdom.net:门头沟区| www.petsupplydistributor.com:玉门市| www.grandgreen-energy.com:石屏县| www.gondex.com:睢宁县| www.137170.com:长阳| www.zzcsfs.com:搜索| www.szqishi.com:乌苏市| www.ycmhw.com:孟州市| www.zhuanhuatong.com:泾阳县| www.ouruolai.com:庄浪县| www.kyriakosandkolette.com:望都县| www.activin-t.com:定远县| www.asscing.com:肥东县| www.biaomeiqiyue.com:那坡县| www.youngwon1004.com:鲁甸县| www.zhiyitwp.com:北海市| www.casamentocarolebruno.com:泽普县| www.tusbolsaspublicitarias.com:聂拉木县| www.xdhunganh.com:那曲县| www.thailandelitevisa.org:巫溪县| www.cp3320.com:乡宁县| www.uflytech.com:青川县| www.bikersforbeth.com:临西县| www.comapt.com:静安区| www.baiyunplaza.com:和静县| www.zzgezhi.com:凉山| www.paknts.com:呼图壁县| www.sun-automation.com:玉山县| www.tusbolsaspublicitarias.com:林西县| www.cp2290.com:泽州县| www.zhongyunhe.com:赤水市| www.9e-9e.com:永新县| www.betonaburi.com:清远市| www.mississipp.com:工布江达县| www.youhuonvlang.com:江华| www.sidewaysmilk.com:车致| www.loupanvip.com:电白县| www.yourhcgcoach.com:增城市| www.iforoz.com:淄博市| www.puzzle-tours.com:长子县| www.african-solar.com:吐鲁番市| www.teddyoung.org:大田县| www.sillasdecomedor.org:秀山| www.08981314.com:卢湾区| www.gumur.com:夏邑县| www.cherrystonesoftware.com:通辽市| www.tjshunma.com:烟台市| www.g9838.com:罗平县| www.irenecroce.com:交城县| www.mercadotecniaglobal.com:卢氏县| www.leandrosales.com:巴中市| www.viralcoins.com:乐业县| www.berniewolfsdorf.com:陆良县| www.131716.com:沐川县| www.2021199.com:安庆市| www.723421.com:凤台县| www.amusementsrereko.com:建湖县| www.sihushiping.com:商城县| www.casamentocarolebruno.com:如皋市| www.waerdi.com:定西市| www.patrickcoxdna.com:胶州市| www.xmldzyls.com:蒲城县| www.bulgariatourguide.com:商水县| www.f3n3.com:尼玛县| www.trottracker.com:开化县| www.taxlawobserver.com:道孚县| www.jordantrainerprime.com:淮南市| www.mikenatalizio.com:郑州市| www.ryccc.com:保山市| www.dantealighieribsb.com:白朗县| www.yiyituofu.com:德州市| www.singlemotorcycle.com:普定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