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meego"><meter id="meego"></meter></rt>
<b id="meego"><noscript id="meego"></noscript></b>
<rp id="meego"><nav id="meego"></nav></rp>

      <tt id="meego"></tt>
      <source id="meego"></source>
    1.  讀書369 >> 詩詞散文 >> 美文欣賞 >> 現代名家寫景>>正文
      《長江尋夢》布老虎
      長江尋夢
        布老虎
        
        想寫這樣的題目,已經有時日了。但不知道為什么,卻一直拖到了現在。
        在海的那邊,長江正如暴戾的孽龍,翻騰著,咆哮著,吞噬著肥沃的原野,掃蕩著富庶的村莊。不屈的人們正用近乎原始的辦法以血肉筑成銅墻鐵壁,扼住它的利角,擎住它的腰身。齊整的號角和孽龍在掙扎中發出的憤怒的吼叫匯成一曲震耳欲聾沖天而出的交響樂,是豪邁,是悲愴,卻又夾雜著許多無奈但又頑強的微笑。
        而我卻偏偏要在這樣的時候,去整理捕獲浮躁而孤獨地懸游于思維的時空里的記憶的碎片了。遠處微萌的星光中虛暝地流淌過長江的溫順的影子,但它已經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地消退、并即將黯淡去了。
        這將是怎樣艱難的一次記憶之旅呢?
        一、黃色之流
        暢游長江,已是頗為久遠的夢了。兒時背誦李白的“早發白帝城”時,就開始編織了這樣的夢。長江在夢里悄然流淌了十余年,終于在數年前的一個金秋時節,展現在我的眼前。
        我們是從山城重慶開始踏上旅程的。山城果然不虛其名,山多霧多云也多。在那里住了七日,卻只在即將遁別陰森恐怖的歌樂山時,在離開烏云籠罩著的山頂的一霎那,見到了一線陽光刺破了濃濃的云層,投射到正因了渣滓洞逼人的寒光而感到戰栗的人們身上,給他們絲微的溫暖。這或許昭示了光明終于是要突破烏云的層層封鎖,而給人以生的希望?溟溟中回眸一看,似乎見到了當年渣滓洞中的壯士門,在黎明前的最黑暗的那一霎那,突破高墻的圍堵和機槍噴吐出的無情的烈焰的封鎖,翻越陰霾而堅石壁立的歌樂山,而獲得自由和解放。在他們最苦痛而絕望的時候,想必也有這樣的一線光輝,照射到他們身上的吧?
        然而這個陽光終于一閃而過了,等到再見到太陽時,我的雙腳已經跨上了泊江的客輪。
        船開始在輕微蕩漾的江面上行進。十月底的蜀地已經頗有些涼意,清柔的飄風從身邊輕抹而過,帶著一絲清香的泥土氣息。由于上游的植被已遭到嚴重破壞,長江經過一路奔忙,到這里已經失去了高原雪海的冰潔透亮的模樣,夾帶的大量的泥沙使江水的顏色變得濃黃,和久已聞名的黃河水已經渾然不可區分了。
        究竟是什么時候,長江成了從心底里和黃河并駕齊驅的河流呢?
        作為中華文明的發祥地,以黃河流域為依托的北方文化一直在我們民族的心路歷程中起著主角的作用。從遠古的炎黃部落,到東西漢的亭臺樓閣,都是以她作為文化的軸心。然而從三國時代起,這個軸心開始向南轉移。原來的蠻荒之地的江南千里沃野,東起吳越,西至巴蜀,沿長江一脈九曲排開,已經產生并擁有了足以和北方相抗衡的文化勢力。先漢之時,高祖用陳平之計,遠遁巴蜀,焚毀棧道,在那時無疑就如發配邊疆。而項羽據守關中,便以為天下皆入其囊中,那時巴蜀肥地又何償有什么顯明的戰略地位呢?而湘南之地,甚至到唐時依然屬于發配充軍之地所,吳越之地,在孫策初時也是以矮人一頭的形狀出現。但漢時設立十三部,荊州、益州、揚州、交州四部統管江南一片,南北已現出相爭之勢;到三國時,蜀漢全制巴蜀,孫吳虎據長江東南一片,吳蜀聯盟,正是以長江為屏障,乃有實力和握有中原十二州、掌管黃河一線擁有了深厚文化根基的曹魏形成鼎足三分之勢。三國鼎立的百年紛爭,其實不就是中華文明的兩個主干的一次大的對抗和融合么?在赤壁之戰的熊熊烈焰中,黃河與長江第一次進行了氣勢磅礴而又帶有了萬般苦痛的交匯。在沖天的火光中,舊的兩個相對獨立的文化涅磐了,黃河注入了長江的狡黠,而長江卻染上了黃河的忠厚與深沉的黃色的文化底韻。長江或許就是在那時,熏陶上了黃河雄渾的黃色之魂吧?
        終竟長江流域在中國文化史上的真正地由沉悶而轉向活躍,是從三國之后才開始的。而正是這雄厚的近古文化氛圍,使我們在它上面的旅行,再也不僅僅是一次對自然恩賜的山水風光的輕松漫歷,長江兩岸的秀麗景色也不只是掛在那里的一幅幅清秀可人的靜態山水畫。在我們飽覽著精美絕倫的景致的同時,在不知不覺中,眼前就會晃動著先人的或沉凝或活躍的影子,耳邊時時就會回映著他們吟俄的跨越千年的幽冥的絕響。從踏上長江的那一刻起,我們就不知不覺地置身于這樣的穿越時空的今與古、自然與文明揉合一處的動態的文化之旅中。這究竟是幸運,還是不幸?
        背上沉重的文化包袱去旅行,心靈深處是絕不會獲得真正的愉悅與輕松的。然而要將它從身上卸去,卻又是何等的艱難呢!
        二、鬼城豐都
        記憶的浪花忽地一翻轉,船已從近午的時分蕩入了暮色之中。離開了重慶之后,船便一直在兩岸相對肅穆而立的青山之間默默行使,兩邊山上的人家也只是稀疏可見,早已沒有了城市的喧鬧。站在船頭,望著前方的江流在兩面山的銜接處消失,回頭卻見來路已被同樣合攏的兩座山封閉。船于是就如井里的落葉,似乎了無目的地向水流的方向飄去,卻見不到一絲能沖出重圍的出路的希望。而就在要到了碰壁的時候,你又會發現水流忽地幽幽一轉,現在面前的,又是一片開闊的天地。
        這真是“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游人在歷盡了群山的圍堵,以為再無出籠的希望的時候,突然又看到山門在往兩邊漸次打開、退去,眼前又出現一番別樣的洞天來,這該是怎樣的喜悅呢?然而長江經歷了太多這樣的悲與喜,文明之舟便在群山合圍之下似乎盲無目的地飄蕩,在激流險灘之間撥浪前行,而希望其實已早早地埋藏在百般艱險和毫無希望之中了。在每次似乎已經沒有出路的境況下,每每又會現出一線生機。這樣的時候,又何其的多呢?而自從長江文化成為中華文明的主體之后,我們的文明竟再也難象當初黃河文明所具有的那般一瀉千里勢不可擋而不可一世的氣概了。我們不得不在高山的夾送中小心翼翼地前進,一次次地遇到絕境,卻又能在近于絕望中見到新的光明。溟溟之中,我們的文明之舟的次地遇到絕境,卻又能在近于絕望中見到新的光明。溟溟之中,我們的文明之舟的境遇莫非真就如我眼下所乘坐的這艘實在是普通而渺小之極的小船那般么?
        暮色之中,船在一個絕處一拐彎,眼前又現出了一片較為開闊的地帶。突然聽到邊上有人叫了一聲,“看,豐都到了!”
        聞聲朝著右邊的山上望去,果然遠遠的在半山腰回退的一片樹林里,隱隱地現出了一些房舍。房子大都顯得古老,卻依然能見到絲絲蒼勁挺拔之氣息,頗有些氣派,幽冥中還可以看到一些高大的古建筑從密密的樹梢間探出飛檐鉤角:據說那就是閻王殿了。
        豐都據傳已有兩千六百多年歷史,素有“鬼城”、“幽都”之稱,傳說人死后亡魂均要到此報到。城中有鬼域,域中有閻王的天子殿、延生殿等,閻王據說就在那里上班,這里還住著什么“六值功曹”、“十大陰帥”、“四司判官”等握有生殺予奪大權的下界高級官員。史載公元1870年長江洪水泛濫,豐都城全城盡沒。水居然能漫過半山腰,可見那一次的洪澇一定不小。或許那次大水,便把閻王爺嚇跑了;反正現在這里住著的可是世俗人家。裊裊的炊煙正從或隱或現的樹林中升騰起來,昭示著生命的存在。這樣的陽光下,自然是沒有了閻王爺的住所的了。
        這一路來一直十分寧靜,除了流水的嘩嘩聲及偶爾路過的一兩只歸家的鳥兒的低鳴外,其實也已聽不到什么別的叫聲。兩岸再也聽不到猿聲的啼喚了,或者它們都已進化成了人?或者它們都已經到豐都去報道了?這終竟只是猜測。但大家實在也不忍打破這難得的寧靜。我們才剛離開了一個嘈雜的世界,而翻過兩旁的山,必定可以聞到同樣嘈雜的聲響。而只有這里現出了如此和諧的寧靜,鬼城便在這安祥而并不恐懼的寧靜中靜靜地臥著。難怪閻王老倌要選這樣的寶地來辦公,也難怪那些無所歸依的飄忽的鬼魂都樂于到這里來報道了!
        然而這樣的風水寶地,倘若不分青紅皂白地讓所有的鬼魂都能到這里來共享,卻未免要令人十分不快。有人勤儉操勞一生,有人吃喝嫖賭一世;有人積德為善,有人無惡不作。塵世時常有的黑白顛倒和公義的淪喪,使得許多為善者常常不得善終,而行惡作亂者卻每每得以茍延殘喘。如果閻王老倌手中確實還掌管著裁決魂靈歸所的權柄,則他實在有必要在這最后的裁斷中行使一次公義的判決。善人和惡棍,如果讓它們死后還一起到這里分享祥寧和平靜,則實在是閻王老倌的瀆職。譬如那些在抗洪救災的搏擊中死去的壯士,則這里的仙山幽野理應為他們的亡魂奉出一席之地,而閻王功曹等也自當為他們備上一桌酒席,洗塵接風;而無恥到了如那個壞事作盡作絕的王家小兒,如果讓它到這豈不要大煞風景?!讓它就在群山煙火和野狼圍追中永無歸所而驚惶失措地狂奔、啼號、流浪吧,且讓英雄的亡靈在它們的哀號中享受一份別樣的快慰和安寧。寧靜是永遠不能下賜給那樣卑賤的魂靈的--當然,它將不會寂寞的:遠的有那么多史來的流氓惡霸和它作陪,在不遠的將來,不是還會有一個陳家紈绔將要與它作伴的么!
        三、人間夢境
        雄渾深沉的長江水,依然默默地在那流淌著。入夜的清風已有些微寒意。我們選了十分好的日子,這時正是近于舊歷月中。月亮已經從東邊的山坳坳上懶懶地爬了上來,碩大而且圓實。她把乳汁般的卻又有一些濃濃的酒味的光彩輕柔地澆灑到山坡上、江面上、我們的身上,于是我們都有了些淡淡的醉意。兩面肅立的青山似乎并不嗜酒,三杯兩盞之后臉色已經漸漸發暗、發黑,山間叢林里間或閃爍著星星點點的誰家燈火,仿佛為它鑲上一些翠石珠玉;而江水倒顯得更加的調皮可愛,圈圈的漣漪在悄悄地打著轉轉,并把接下的月光一屢屢、一絲絲地朝我們的眼里、身上潑灑過來,于是江面顯得更加的銀光燦爛了。
        這樣的夜晚,如果便縮裹在薄薄的毛毯中去作著塵世的夢,實在是有些過于奢侈的浪費。這兩面屏立的高山、這足下蜿蜒翻躍的金河、這頭頂醉眼松松的高臥于山肩上的月兒,構成了一幅多么美好的人間夢境呢?這樣的夢境,不是要遠比那據說充斥著弗洛伊德式騷動的性欲的孤獨的心靈夢境要清潔和柔和許多的么?于是我披上衣裳,悄悄地走到了甲板上。
        這里已經躺了幾個同樣留連于這個天與地融合一處的人間夢境中的朋友。旁邊歪歪斜斜地靠了些酒瓶子,已經并剩不下多少酒了。可惜我是不飲酒的,否則這樣的時候,呷上三兩口,必是上美的享受,“舉杯邀明月”,月亮便羞澀地鉆入了你的杯子里;一陣清風拂過,可以聽到兩邊山上的樹林在咝咝作響,在枝條的招擺中,于是燈火便更顯得忽隱忽現,就如淘氣的孩童在和你捉迷藏一般,和江面上的跳躍的鱗光配合著,又宛如在合奏一曲銷魂的小夜曲。我便輕輕地合上眼,一邊靜靜地享受著這天地萬物為我演奏的舒柔而和諧的音符,一邊貪婪地呼吸著這里別致的充滿醉意的芳香氣息。酥軟的四肢,早已不知道駕著我飄到什么地方去了。
        這是怎樣的人間夢境呢?往日的一切的一切,這時候都已經不知被拋灑到哪里去了。只有在這時,你才感到是多么的自在和灑脫,才同時感到你的渺小和你的偉岸。自在和灑脫伴著輕柔的小夜曲在一起悠閑地跳舞,渺小和偉岸在金光漣滟的江面上一起悠閑的漫步。這里的兩岸斷不會有愁情滿腹的楊柳的吧,這里要它作什么呢?
        這樣的夜晚,且讓我和四圍的萬物一起沉醉下去,作上一個美美的夢吧!且讓我忘掉時間與空間,忘掉古人與今人,忘掉沿江潑灑的詩詞與歌賦,忘掉繚繞于心的無聊的煩惱和俗世的雜務吧!且讓我用清新的一無所有,來和它們一起合奏一曲超越時空的浪漫的小夜曲吧!此曲本應天上有,而此時此刻它卻悠然地從我的心靈深處和身上的每個毛細血孔中漾溢出來,這樣的一刻,不已經順著永不枯竭的長江水,流向了永久了么?
        四、白帝情思
        迷迷糊糊地翻騰了一夜,醒來的時候,天已是大亮了。雖已經過了一晝夜的航行,卻一點也不感到疲倦。峽谷中的晨風分外的清明透徹,沁人心脾,不如順便抓一把來洗洗臉,也順便洗凈久已沾染了俗世的塵埃的心靈。站在船頭向前遠眺,峽谷凹縫之間的云彩正漸次散去,托出一片紅亮的太陽來。彩云之間不時有三三兩兩的飛鳥穿梭而過,又開始了新的一天的忙碌。
        這是個十分好的天氣。空氣也格外的清新,吸入一口,便使人精力飽滿,足夠當作一頓豐盛的早餐了。兩岸的山似乎夾攏的更近,因而顯得更加高遠更加偉岸。由于峽道有時顯得十分狹窄,水流因而變得更加湍急,船行使也需更加的小心翼翼了。水面上也不斷地出現一些很大的漩渦,似乎要把船整個地吞吸進去。岸邊懸崖上的樹枝,遠遠地探出手來,在風中搖曳,仿佛在向我們揮手。這一切的景象告訴
        噢,三峽,夢里的三峽~~~
        三峽所屬,史來似乎并不全然一致。張岱載,“瞿塘峽與歸峽、巫山峽,世稱三峽,連亙七百里,重巖疊嶂,隱蔽天日,非亭午夜分,不見日月”。而現今的劃定,謂三峽為瞿塘峽、巫峽和西陵峽的總稱,西起四川奉節縣的白帝城,東止湖北宜昌的南津關,全長189公里。明時度衡尺度和今有所不同,而今日三峽的跨度看來還要遠大于那時的七百里。不管怎樣,這個長度足以讓我們的船慢悠悠地游行一整天了。三峽據稱雄峰對峙,云霧蒸騰,雪浪滔滔,險關重重,兩岸勝景聯珠,古跡斑斑,享有“黃金水道”、“藝術長廊”之美譽:這些說道都不免要引人浮想聯翩。至于三峽之形成,則更是虛無飄渺了。據《水經》載,三峽當為杜宇所鑿,杜宇當是個仙人。不過將精美絕倫的自然造化非要歸功于某一個神仙,卻也并不少見。比如傳說中的杜宇始鑿巫峽,漢武帝鑿曲江,張九齡鑿梅嶺,等等。杜宇便是神仙,漢武也算千秋一帝,就算他們兩有那個本事去作那樣的工程,可這張九齡卻實實不過是一介書生,看他的畫像清秀文弱,甚至可能還不會武功;他的文章和字都寫的不錯,政績也還可以,恭身于唐初三賢相的行列,卻不料他業余時光竟還是一個高效率的石匠么?
        未入三峽,先須順道拜訪奉節城。可惜船并不停泊,只是遠遠地望去,見到了雄立長江北岸,連于崇山峻嶺之間沿江而立的座座建筑物。現在是白天,如果到了晚上,萬家燈火之時,從江中望去,一片燈火沿著山坡星羅棋布,那一定是十分壯觀的。
        這又是一座深深地銘刻上了文明的烙印的歷史名城。
        奉節虎據三峽西部入口,扼守瞿塘峽西段,原名魚腹縣,為春秋時期夔國之都,已有兩千余年的歷史。古城設有五座城門,每一座都有題額,東門為“瞿塘天險”,西門為“全蜀咽喉”,大南門為“縱目”,小南門為“觀瀾”,北門為“肅威”。又是天險又是咽喉,可見此城乃戰略要充,想來定是歷來兵家必爭之地。杜甫詩中有“夔府孤城落日斜,每依北斗望京華”的詩句,即是描寫此處風景。然而老杜終其一生都只是個郁郁不得志的詩人,寫出的這兩句詩,還蘊藏了那么多的苦辛:但他也實在不夠放達灑脫了些,寓居這么一個偏遠的孤城之中,還有何必要去一廂情愿地惦記著京華里正縱情于聲色犬馬之中的皇帝老兒呢?,倘換作李白,即便不去散發弄扁舟,乘桴浮于海,也必要溯江而下,盡情漂歷一番,聽聽猴叫,才是清爽。但杜終為杜,白究為白,兩人的卓然不同的稟性情趣,在這里也產生了一些深刻的撞擊。于是他們便如眼下立于兩岸的高聳入云的峭壁,豎起了唐詩乃至中華詩歌史上的既炯然不同而又遙相呼應的絕代雙碧。
        然而更使奉節出名的,卻是這里保留的三國所載的劉備白帝托孤之永安宮,和諸葛亮神機妙算布下的用來大敗陸遜的八陣圖遺址。在這里,前面所言及的三國情話,第一次以十分顯明的形式突兀出來,成為長江上流淌過的千年情結中的十分耀眼的一環。
        其實劉備和那個據說是他先人的市儈劉邦相比,還要差的遠。劉邦尚知道要成大事,必能茍忍,所以可以無恥到為突圍而讓滿城的女子全都脫光衣服到陣上去,自己借著敵軍目不斜顧時,乘亂出逃;也可以無恥到愿意和項羽同喝一杯羹,那可是要用自己老父的肉烹出的。他采用的陳平七計,一計比一計陰,一計比一計損,可是這樣照樣不妨礙他去作皇上,道貌岸然地去給天下庶民制定一條又一條的道德規范,一章又一章的行為標準。這樣的成王敗寇的歷史邏輯,真是一個荒唐無恥對公理正義的最為霸道但又無奈的嘲弄:然而歷史的一頁頁,不就是這么寫載的么?
        顯然劉邦是決不會對自己這個不成器的子孫滿意的。當他游離在豐都的山嶺之間焦慮地遙眺并不很遠的奉節城,眼看著這個只會哭的女人味十足的皇孫,為了哥兒們義氣而不顧勸阻,賭氣出征,結果被人家火燒連營,落得個在這里草草托孤的下場,他該會怎樣的氣悶呢!然而劉備不愛江山愛兄弟,卻也實在是歷史上少有的一出獨腳戲了。劉邦以無恥的成王敗寇的邏輯嘲弄了人倫常理,而劉備卻以兄弟情誼的人倫常理嘲弄了成王敗寇的無恥的邏輯。到而今,不可一世的劉高祖早已成了孤魂野鬼,只留下了幾多“肉羹”之類的千古笑談;“漢家霸業何處覓,武陵無樹起秋風”,他所奠立的漢家家業,隨著長江激蕩的圈圈漣漪花花一卷,也早已灰飛煙滅,真正的歷史邏輯,他終竟還是篡改不了的。而抱憾而終的劉皇叔,卻還留下了這么一堆殘垣斷壁,和一段段情誼綿綿的千秋佳韻供后人瞻仰、憑吊。兄弟情誼兒女私情竟比那些帝王霸業遠有永久的生命力,這真是一個奇跡了。無數的蟹行于世的帝王將相,每每還未等到長江的浪花翻轉過來,就已經消逝的無影無蹤;而那些俠骨柔情、錦繡文章,卻常常能隨著長江水永不停息地向前奔騰,這大抵才是歷史的真正的邏輯吧!
        還是那個杜老倌,在八陣圖的江邊石灘上垂吊古人時,寫下了這么兩句詩:“江流石不轉,遺恨失吞吳”。這老杜看來還是糊涂的很。諸葛亮便是僥幸滅了東吳,恐怕將來阿斗也不見得會對這亞父有什么好感,甚至會不會“飛鳥盡,良弓藏”,也未可知。而現在以這樣的方式結束,似乎留下了幾多遺憾,卻使一些真正的真善美得到發揚。這不是更好么?當初陸遜陷入八陣圖而苦于不得出時,據說出現了一個老人給他指出出路,于是獲救,這樣才有后來滅蜀的后話,而那個老人據說就是諸葛的岳父老黃。
        看來這個化外高人老黃,才是少有的真正懂得歷史的邏輯的人呢。
        補白
        在這樣的時候來寫夢,實在是不妥。但話說回來,長江的洪澇歷史上從來沒有如近年來這么頻繁而劇大;如果只將這歸因為天意,未免有些說不過去。人為的因素究竟占多大的比例?我看這個比例必不在少;近數十年來,人口無限制地增長,沿線林木被盡數砍伐,水土流失,各地官員,小到地方大到中央,制定出的項目策略,時常帶有急功近利之色彩,諸多更是只圖一時之利,鼠目寸光,吃子孫財。凡此種種,使便是長江終于也失去了耐性。
        人類的存在,只有一條路:與自然的和諧生存。任何對自然的過分的希冀,都要遭到自然的加倍的報復和懲罰。此次水災,水非歷史最大,而災卻從來少有。這樣的教訓如果不及早汲取,則我看我們這一代人,尤其是我們這一代中的鼠目寸光者,將必然逃不了被子孫后代指著脊梁骨罵討的下場。
        “長江尋夢”在心里流淌了四年有加,而今在這樣的時刻冒了出來,真有些不合時宜。但如果從這不合時宜中能找到合于時宜的解說來,卻也是一番有意義的探索。至于剩下的那一半,則實在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才能寫就了。或許是在大壩已成、三峽皆沉入水中與魚鱉共舞之時?或是等到杜鵑花又漫遍了長江兩岸的時候?
        但我知道,這樣的時候必不會太遙遠了。
      返回目錄
      知识管理系统 www.redmarked.com:宜州市| www.cs98ktv.com:河池市| www.bazardasminas.net:天镇县| www.cqwjwz.com:航空| www.ds779.com:马山县| www.laorenke.com:辽宁省| www.z5838.com:荔浦县| www.carakesehatan.com:神农架林区| www.bcdzcc.com:孙吴县| www.choco-loco-net.com:天津市| www.pj88851.com:平阴县| www.singaku-antenna.com:新晃| www.ns336.com:银川市| www.autocity-curacao.com:安阳县| www.jinjunepet.com:连平县| www.cafeconsolas.com:舒城县| www.klinik-perkasa.com:钟祥市| www.lmpzw.cn:鹤庆县| www.elrincondelvideo.com:禄劝| www.ssxnshz.com:甘孜县| www.giteaux5lucarnes.com:乐都县| www.krowstore.com:兴海县| www.wwwhg1229.com:万山特区| www.pdqez.com:白玉县| www.beeyourlashes.com:信阳市| www.ltbzz.com:遵化市| www.wynlyn.com:留坝县| www.wxjieyun.com:得荣县| www.club-editeur-web.com:来凤县| www.rxsm999.com:沽源县| www.cp7375.com:柘城县| www.allaboutcleaningmonterey.com:东明县| www.stokistgreenworld.com:宽甸| www.ixdroid.com:宿州市| www.g9892.com:乐平市| www.cp3552.com:竹溪县| www.aswygt.com:潞城市| www.javadshadkam.com:林州市| www.themossmagazine.com:城口县| www.poboyzbarandgrill.com:宜兰县| www.copperkidsolo.com:柏乡县| www.cqgspclaw.com:安国市| www.dyhdfkhm.com:锦州市| www.xunxi360.com:开鲁县| www.cp55511.com:繁峙县| www.jf1298.com:博乐市| www.plastic-cn.com:永仁县| www.enxuemi.com:舞阳县| www.0577gf.com:龙泉市| www.hg19345.com:天祝| www.fg556.com:定兴县| www.tuvikimhac.com:民县| www.asenim.org:乐亭县| www.chilloutcolor.com:始兴县| www.hobigoods.com:马关县| www.mylisen.com:顺昌县| www.zxqlw.cn:克拉玛依市| www.zn355.com:阳西县| www.798666x.com:和林格尔县| www.latribune221.com:图木舒克市| www.dawdev.com:孝昌县| www.ntlxx.com:简阳市| www.xskongtiao.com:寿阳县| www.70088j.com:七台河市| www.generofem.com:日照市| www.zgfysy.com:朝阳市| www.jxhysd.com:武安市| www.hongtaitiyu.com:顺义区| www.3dbasketballcamp.com:屯留县| www.cnsc-cts.com:息烽县| www.686302.com:大丰市| www.pastelperfecto.com:怀来县| www.dwbkp.cn:宜城市| www.impresacreative.com:津市市| www.techintw.com:元朗区| www.wm-176.com:大新县| www.tolkieninterviews.com:建始县| www.henglian-sh.com:五家渠市| www.pj88891.com:新余市| www.gzgwg.com:泰兴市| www.zglynn.com:崇阳县| www.atlanteventuresmezzogiorno.com:青铜峡市| www.shanggao-valve.com:河北区| www.hstarhu.com:榕江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