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meego"><meter id="meego"></meter></rt>
<b id="meego"><noscript id="meego"></noscript></b>
<rp id="meego"><nav id="meego"></nav></rp>

      <tt id="meego"></tt>
      <source id="meego"></source>
    1.  讀書369 >> 詩詞散文 >> 美文欣賞 >> 現代名家寫景>>正文
      《上海大年夜》茅盾
      上海大年夜
        茅盾
        
        在上海混了十多年,總沒見識過陰歷大年夜的上海風光。什么緣故,我自己也想不起來了;大概不外乎"天下雨","人懶","事忙":這三樁。
        去年,--民國二十二年,歲在癸酉,公歷一千九百三十三年,恰逢到我"有閑"而又"天好",而又是小病了一星期后想走動,于是在"大年夜"的前三天就時常說"今年一定要出去看看了"。
        天氣是上好的。自從十八日(當然是廢歷)夜里落過幾點雨,一直就晴了下來。是所謂"廢廳'的十八日,我擔保不會弄錯。因為就在這一天,我到一個親戚家里去"吃年夜飯"。這天很暖和,我料不到親戚家里還開著"水河",毫無準備地就去了,結果是脫下皮袍尚且滿頭大汗。當時有一位鄉親對我說:"天氣太暖和了,冬行春今--春令!總得下一場臘雪才好!"
        似乎天從人愿,第二天當真冷了些。可是這以后,每天一個好太陽把這"上海市"曬得一天暖似一天;到廢歷的"大年夜"的"前夕"簡直是"上墳時節"的氣候了。
        而這幾天里,公債庫券的市價也在天天漲上去,正和寒暑表的水銀柱一樣。
        "大年夜"那天的上午,聽得生意場中一個朋以說:"南京路的商店,至少有四五十家過不了年關,單是房租就欠了半年多,房東方面要求巡捕房發封,還沒解決。"
        "這就是報紙上常見的所謂'市面衰落'那一句話的實例么?"我心里這樣想。然而翻開"停刊期內"各報"號外"來看,只有滿幅的電影院大廣告搜盡了所有夸大,刺激,誘惑的字眼在那里斗法。
        從前見過店鋪倒閉的景象也在我眼前閃了一閃。肩挨著肩的商店的行列中忽然有一家緊閉著柵門,就像那多眼的大街上瞎了一只眼;小紅紙寫著八個字的,是"清理賬目,暫停營業";密密麻麻橫七豎八貼滿了的,是客戶的"飛票";而最最觸目的是地方官廳的封條,-一個很大的橫十字。
        難道繁華的南京路上就將出現四五十只這么怪相的瞎眼?干是我更加覺得應該去看看"大年夜"的上海。
        晚上九點鐘,我們一行五個人出發了。天氣可真是"理想的"。雖然天快黑的時候落過幾點牛毛雨,此時可就連風也沒有,不怕冷的人簡直可以穿夾。
        剛剛走出弄堂門,三四輛人力車就包圍了來,每個車夫都像老主顧似的把車杠一放,拍了拍車上坐墊,亂嚷著"這里來呀"!我們倒猶豫起來了。我們本來不打算坐人力車。可是人力車的后備隊又早聞聲來了,又是三四輛飛到了我們跟前。而且似乎每一個暗角里都有人力車埋伏著,都在急急出動了。人 力車的圓陣老老實實將我們一行五個包圍了。
        "先坐了黃包車,穿過XX街,到XX路口再坐電車。怎樣?"
        我向同伴們提議了。
        "XX路口么?一只八開!"車夫之一說。
        "兩百錢!"我們一面說,一面準備"突圍"。
        "一只八開!年三十馬馬虎虎罷。"
        這是所謂"情商"的口吻了。而且雙方的距離不過三四個銅子。于是在雙方的"馬馬虎虎"的聲音中,坐的坐上,拉的也就開步。
        拉我的那個車夫例外的不是江北口音。他一面跑一面說:
        "年景不好……往年的大年夜,你要雇車也雇不到。……那里會像今年那樣轉灣角上總有幾部空車子等生意呢。"
        說著就到了轉角,我留身細看,固然有幾輛空車子,車夫們都伸長了"覓食"的頸脖。
        "往年年底一天做多少生意?"我大聲問了。其實我很不必大聲。因為這條XX街的進口冷靜靜的并沒為的是"大年夜"而特別熱鬧。
        "哦--打仗的上一年么?隨便拉拉,也有個塊把錢進帳"
        "那么今年呢?"
        "運氣好,還有塊把錢;不好,五六毛。……五六毛錢,派什么用場?……你看,年底了,洋價倒漲到二千八百呀!"
        "哦--"我應了這么一聲,眼看著路旁的一家煙兌店,心里卻想起鄰舍的x太太來了。這位太太萬事都精明,一個月前,洋價二千七的時候,她就兌進了大批的銅子,因為經驗告訴她,每逢年底,洋價一定要縮;可是今年她這小小的"投機事業"失敗了,今天早上我還聽得她在那里罵煙兌店"混賬"。
        "年景不好!"拉我的車夫又嘆氣似的說:"一天拉五六毛,凈剩下來一雙空手,過年東西只好一點也不買。……不像是過年了!"
        XX路已經在前面了。我們一行五人的當先第一輛車子已經停下來了。我付錢的時候,留神看了看拉我那車夫一眼。他是二十多歲精壯的小伙子,并不是那些拉不動的"老槍",然而他在這年底一天也只拉得五六毛錢么?
        站在XX路口,我又回望那短短的XX街。一家剃頭店似乎生意還好。我立刻想到我已經有二十多天沒曾理發。可是我的眼光隨即被剃頭間壁的南貨店吸住了。天哪,"大年夜"南貨店不出生意,真怪!然而也不足怪。像這樣小小的南貨店,自然只能伺候中下級社會的主顧,可是剛才拉我的車夫不是說"過年東西只好一點也不買"么?
        "總而言之,XX街里沒有大年夜。"
        坐在電車里,我這樣想。同時我又盼望"大年夜'"是在南京路、福州路一帶。
        十字路口,電車停住了。交通燈的紅光射在我們臉上。這里不是站頭,然而電車例外的停得很長久。
        "一部汽車,兩部汽車,……電車,三部汽車,四部,五部……"
        我身邊的兩個孩子,臉貼在車窗玻璃上,這樣數著橫在前面的馬路上經過的車輛。
        我也轉臉望著窗外,然而交通燈光轉了綠色,我們坐的電車動了。啵!啵!從我們的電車身邊有一輛汽車"突進"了,接著又是一輛,接著是一串,威風凜凜地追逐前進,我們的電車落后了。我凝眸遠眺。前面半空中是三公司大廈高樓上的霓虹電光,是戳破了黑暗天空的三個尖角,而那長蛇形的汽車 陣,正向那尖角里站。然而這樣的景象只保留了一剎那。三公 司大廈漸曳漸近了。血管一樣的霓虹電管把那龐大建筑的輪廓 描畫出來了。
        "你數清么?幾部?"
        孩子的聲音在我耳邊響了起來。這不是問我,然而我轉眼 看著這兩個爭論中的孩子了。忽然有一條原則被我發現了:今 有所見坐車的人好像只有兩個階級,不是擠在電車或公共汽車 里,就是舒舒服服坐了黑牌或白牌的汽車,很少人力車!也許 不獨今夜如此罷?在"車"字門中,這個中間的小布爾喬亞氣 味的人力車的命運大概是向著沒落的罷?
        我們在南京路浙江路口下了電車。"
        于是在"水門汀"上,紅色的自來水龍頭旁邊,我們開了小小的會議。
        "到哪里去好?四馬路怎樣?"
        這是兩位太太的提議。她們要到四馬路的目的是看野雞; 因為好像聽得一位老上海說過,"大年夜"里,妓女們都裝扮 了陳列在馬路口。至于四馬路之必有野雞,而且其數很多,卻是太太們從小在鄉下聽熟了的。
        可是兩個孩子卻堅持要去看電影。
        這當兒,我的一票可以決定局勢。我主張先看電影后看野雞。因為電影院"大年夜"最后一次的開映是十一點鐘。看過了電影大概四馬路之類還有野雞。
        于是我們就走貴州路,打算到新光大戲院去。
        我不能不說所謂"大年夜"者也許就在這條短短的狹狹的貴州路上;而且以后覺得確是在這里。人是擁擠的。有戴了鴨舌頭帽子的男人,更有許多穿著緋色的廉價人造絲織品的年輕女子;也有汽車開過,慢慢地爬似的,啵啵地好像哀求。兩個孩子拖著我快跑(恐怕趕不上影戲),可是兩位太太只在后邊叫"慢走"。原來她們發現了這條路上走的或是站著的濃妝青年女子就是野雞。
        也許是的。因為鴨舌頭帽子的男人擲了許多的"摜炮",啪啪啪地都在那些濃妝的青年女子的腳邊響出來,而她們并不生氣。不但不生氣,還是歡迎的。"愈響愈發"是她們的迷信。
        我們終于到了新光大戲院的門口。上一場還沒有散,戲院門里門外擠滿了人。
        而且這些人大都手里有票子。
        兩位太太站在馬路旁邊望著那戲院門口皺眉頭。就是那勇敢的男孩子(他在學校里"打強盜山"是出名勇敢的),也把疑問的眼光看著我的面孔。
        "就近還有幾家影戲院,也許不很擠。"
        我這樣說著,征求伙伴們的同意。
        但是假使片子不好呢?大些的孩子,一個很像大人的女孩子,眼光里有了這樣的遲疑。"不管它!反正我們是來趁熱鬧的。借電影院坐坐,混到一點多鐘,好到泥城橋一帶去看兜喜神方的時髦女人。"
        又是我的意見。然而兩個孩子大大反對。不過這一回,他們是少數了,而且他們又怕多延捱了時間,"兩頭勿著實",于是只好跟著我走。
        到了北京大戲院。照樣密密的人層。而且似乎比新光大戲院的現象更加洶洶然可畏。轉到那新開幕的金城。隔著馬路一望,我們中間那位男孩子先叫起"好了"來了。走到戲院門口。我們都忍不住一股的高興。這戲院還是"平時狀態"。但是,一問,可糟了!原來這金城大戲院沒有"大年夜"的,夜戲就只九點半那一場,此時已經閉幕。
        看表上是十一點差十分。
        "到那里去好呢?"--大家臉上又是這個問號了。也許新光今夜最后一場是十一點半開映罷?那么,還趕得及。新光近!
        真不知道那時候為什么定要看影戲。孩子們是當真要看的,而我們三個大人呢,還是想借此混過一兩個鐘點,預乍看看"大年夜"的上海后半夜的風光而已。
        然而又到了新光了。十一點正,前場還沒散,門里門外依然擠滿了人,也許多了些。這次我是奮勇進攻了。五個人是一個長蛇陣。好容易擠了進去,望得見賣票處了,忽然又有些紳士太太們卻往外邊擠;一邊喊道:"票子賣完了。賣完了!"我疑心這是騙人的。為什么戲院當局不掛"客滿"的牌子?我不能再"紳士氣"了。我擠開了幾位攔路的時髦女郎,直到賣票.處前面。我們的長蛇陣也中斷了。賣票員只對我搖手。
        好容易又擠了出來,到得馬路上時,我忍不住嘆口氣說:
        "雖然'大年夜'不在XX街的小小南貨店里,可確是在每家影戲院里!"
        以后我們的行程是四馬路了。意外地不是"大年夜"樣的。也沒看見多少艷妝的野雞之類。"摜炮"聲音更少。
        兩個孩子是非常掃興了。于是"打嗎啡針":每人三個氣球。
        我們最后的希望是看看南京路上有沒有封皮的怪相"瞎眼睛"。
        然而也沒有。
        十二點光景擠進了南京路的虹廟。這是我的主張。可是逛過了浴佛節的靜安寺的兩個孩子大大不滿意。"沒有靜安寺那樣大。"是他們的批評。他們怎么會知道我是出來找"大年夜"的,而"大年夜"確也是在這座廟里!
        后來我知道過不了年關的商店有五百多家。債權人請法院去封門。要是一封,那未免有礙"大上海"的觀瞻,所以法院倒做了和事老。然而調解也等不及,干脆關上大門貼出"清理賬目"的鋪子也就有二百幾十家了。南京路上有一家六十多年的老店也是其中之一。
        "你猜猜。南京路的鋪子有幾家是賺錢的?--哈哈,說是只有兩家半!那兩家是三陽南貨店和五芳齋糕團點心店。那半家呢,聽說是冠生園。"
        回家的路上碰見一位鄉親,他這樣對我說。
        鄉親這番話,我怎么能夠不相信?并且我敢斷定復雜的"大上海"市面無論怎樣"不景氣",但有幾項生意是不受影響的。例如我們剛去隨喜了來的虹廟。并且我又確實知道滬西某大佛寺的大小廳堂乃至"方丈室"早已被施主們排日定完;這半年里頭,想在那大佛寺里"做道場",簡直非有大面子不行的!
        到家的時候,里內一個廣東人家正放鞭炮,那是很長的一串,挑在竹竿上。我們站在里門口看去,只見一條火龍,漸縮漸短。等放過了我們走進去,依舊是冷清清的弄堂,不過滿地碎紅,堆得有寸許厚。
        一九三四年二月二十八日
        作者簡介:茅盾(1896--1980)現代著名作家,杰出的語言大量大師,無產階級革命文藝運動領導之一。原名沈德鴻,字雁冰。"茅盾"是1928年發表第一部小說《幻滅》時用的筆名,浙江省桐鄉縣烏鎮人。從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1913年中學畢業后,考入北京大學預料第一類。1916年上海商務印書館編譯所任職,開始文學活動。1921年,與鄭振鐸、葉圣陶、王統照等人發起成立新文學運動中最早的文學團體"文學研究會",主編《小說月報》;同時,大量翻譯了歐洲各個流派的文學和被壓迫民族的文學。1926年春,到廣州任國民黨中央宣傳部秘書。1927年,在武漢任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教官等職,擔任漢口《國民日報》主筆。大革命失敗后,東渡日本。1930年春回到上海,加入中國左翼作家聯盟并擔任領導工作,與魯迅等人一起,英勇地反對國民黨政府的文化"圍剿"。抗日戰爭期間,被選為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理事,曾任《文藝陣地》主編,香港《立報》副刊《言林》主編、《筆談》主編。解放戰爭期間,由于國民黨政府的迫害,去香港。1949年7月,當選為全國文聯副主席和中華全國文學工作者協會主席。新中國成立后,擔任過文化部部長、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副主席、全國文聯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主席。還擔任過《人民文學》、《譯文》主編。他寫了大量的小說、散文、雜文、文學評論等,1958年出版的《茅盾文集》十卷,包括六部長篇小說、四部中篇小說、五十多篇短篇小說,一個劇本,十一部雜文、散文集。1978年,又出版《茅盾評論文集》兩冊。此外,還翻譯了幾十種外國文學著作。他最著名的代表作長篇小說《子夜》,是一部文學巨著,被譯成多種文字。
        1921年,在上海參加中國共產黨。1928年以后,同黨失去組織上的關系。臨終前,向黨提出,要求在他逝世之后追認為中國共產黨黨員。中共中央根據他的要求和一生的表現,決定恢復他的中國共產黨黨籍,黨齡從1921年算起。
        摘自: 1934年4月1日《文學季刊》第3期
      返回目錄
      知识管理系统 www.zzysww.com:西宁市| www.cp5583.com:松滋市| www.polperrocornwall.com:繁昌县| www.oasis-labs.com:绥德县| www.hg15345.com:聂拉木县| www.quicksharehq.com:同仁县| www.zjhgx.com:温州市| www.accountingspecialist.net:穆棱市| www.ajseger.com:互助| www.waynell.com:平山县| www.ditr-inc.com:古丈县| www.mystiquesppo.com:榆林市| www.zjmetong.com:临海市| www.sillasdecomedor.org:彭州市| www.tj-mro.com:萨嘎县| www.youthsportsfinder.com:霍林郭勒市| www.gzzhaojiabg.com:罗源县| www.activin-t.com:湖南省| www.wmckorea.com:孝昌县| www.wm-176.com:乡城县| www.amirtarabarasia.com:凤山市| www.waunakeeyoga.com:山丹县| www.love0534.com:连平县| www.youetme.com:信丰县| www.wordsihate.org:报价| www.xiexiaosuan.com:黄龙县| www.samo-eg.com:武汉市| www.bash4guild.com:乌海市| www.kyriakosandkolette.com:酉阳| www.crpdh.cn:光山县| www.heritagehandbag.com:黔南| www.clsiouxlookout.com:松阳县| www.m8667.com:沈阳市| www.mfdgn.com:浪卡子县| www.extreme-projects.com:绥宁县| www.cokhiduchai.com:府谷县| www.adocweb-bourgogne.org:娱乐| www.midvalleyhosting.com:鸡西市| www.premium-bux.com:烟台市| www.ge176.com:泉州市| www.vibgyorhr.com:睢宁县| www.epwiforum.com:民和| www.12580lv.com:秦安县| www.alfahadtiles.com:荔浦县| www.tammyhomesold.com:阳谷县| www.agenciaaccords.com:宁津县| www.crowsphotography.com:图们市| www.020hpgl.com:浪卡子县| www.41en.com:梨树县| www.alarmsunrise.com:兴仁县| www.jljtf.com:葫芦岛市| www.hkajwx.com:宣汉县| www.hg68345.com:岳西县| www.sylongview.com:兴山县| www.ahmaj.com:横山县| www.sonstudios.org:漳浦县| www.crosseandco.com:韶关市| www.cindymcelroy.com:儋州市| www.alpacascanada.com:河间市| www.shstlawyer.com:潞城市| www.z5989.com:黑山县| www.foothill-bible.org:秦皇岛市| www.bestjav4you.com:屏东市| www.rglc120.com:全州县| www.hg89456.com:平舆县| www.taki100.net:遵化市| www.ivagevana.com:宜宾市| www.yjefu.com:和顺县| www.linmaomiaomu.com:旬邑县| www.sz-jinxuan.com:梁山县| www.lplfh.cn:石渠县| www.india-watch.com:连江县| www.kneadinbread.com:轮台县| www.lnwgx.cn:特克斯县| www.marcusminge.com:新余市| www.shannonrenfrew.com:普宁市| www.ck733.com:海丰县| www.parachuteins.com:灵台县| www.zzhfjx.com:长顺县| www.societyofweddingplanners.com:长春市| www.thewinconcept.com:沈丘县| www.ds-mould.com:湘潭县| www.re-cyclers.com:奉化市| www.fuzhuang1717.com:巢湖市|